空氣又凝結了起來………….

 對方的媽媽突然問我:『你要告我們什麼?』 『搶劫或搶奪吧?!我再問一下律師會好一些!』我故意說嚴重些。

 我看見他們已經在計算如果我這樣一告的話,他們會很麻煩… 頓時決定來個火上加油的手腕, 把胸前的錄音機(當時只有小型錄音機)拿出來,對他們說: 『從我進這個門,我們所有對話我都錄下音,需要時可提供法官參考!』

我知道這個動作是很具有挑戰性的, 通常的人一旦面對麥克風或者錄音、錄影時,都會收斂許多… 我看他們立即壓低聲音討論起來,然後對我很防備… 趁著對方陷入抉擇與討論之際,

我看著小外甥說: 『你覺得你自己有錯嗎?!』 他點點頭。 『你覺得你應該怎麼辦呢?!』我問他。 『道歉……!!!』他小聲的說。 『但不是做錯事情,靠著道歉都可以解決啊!你知道嗎?!』我補充。

大姊在一旁著急,但是我請她把事情交給我,不要再表示任何意見… 『你們討論結果如何呢?!我們可以一起去警察局了嗎?!』 我再次邀約對方家長。

『有其他方式解決嗎?!』這時對方爸爸口氣委婉許多。 『你說呢?!我想聽聽你的意見!!!』我回答。

『你們的小孩向我們道歉!這件事就算了!』他似乎認為這是解決的方式,而且說得有些勉強…。 在一旁的老師似乎認為這很合理,還猛然點頭… 結果,我直接拒絕,說: 『不!!!』 這個拒絕一出現,大家又都愣住了… 『為什麼?!』

對方家長認為我很無禮拒絕他們的善意。 我清了清喉嚨,說: 『該道歉的不應該只有我們家的小孩!』 『起因是誰呢?!你認為你們的小孩沒有錯嗎?!』 『請不要告訴我:被打和流血的人已經夠可憐了,所以可以免責!』 『那麼你認為該如何?!』

對方家長問。 我知道他是壓抑著火氣,也知道他有些小來頭… 『你們的小孩也必須道歉!』我認真的說。 我看見他鐵綠著臉的表情實在很好玩,於是補充一句: 『還要正式寫和解書,請老師當第三公證人!』 此話一出,相信大家都會認為我不通情理,其實這是為了避免未來產生麻煩。 事情的結局就是如我的要求: 一、這2個小孩彼此道歉,互相寫一份道歉卡給對方。 二、雙方家長簽立和解書,老師當公證人。 三、此間醫療費用憑收據由我方支付。(其實也不需要看醫生,所以免付)

後來回到大姐家時,我問她:『為什麼妳要道歉…?!』 她說:『對方家長很兇,對方小孩也流鼻血…!』

 後來我們聊很多,我略作整理如下:(僅供大家參考)

 一、『闖禍』有時是一種無價的學習!

 1.不要讓小孩子因此退縮了!

 2.即使在外頭打架,先問清楚原因!(不要急著揍小孩,這也是一種教育!)

 3.有時候我還會告訴自己的小孩:『打得好!』『我也一樣會忍不住去K他!』

4.但是事後等小孩心平氣和之後再引導:如果重來一次,有其他方式嗎?!

5.不論如何,當家長的心情必須很平緩!

二、即使小孩真的犯錯了,家長不必急著去道歉:

 1.又不是家長犯錯,所以請家長不必『強出頭』吧!

2.要道歉的是小孩子,所以小孩必須在過程中了解『錯在哪』!

3.如果家長一直搶著道歉,就等於幫小孩子到處在「擦屁股」!會養成小孩倚賴!

 4.『不積極作為』其實就是一種『作為』,但是家長必須耐住火候!

5.引導小孩子從單一事件,了解到「如果再有近似的情況,該怎麼辦!?」

 6.讓小孩子自己知進退,這才是教育!(壓抑不是唯一或者最棒的管教方式)

三、家長必須多為自己打氣與加油:

 1.全家人的『健康』必須排在第一位!

2.『成績』必須排在『品格』的後面!(太多家長排錯了!)

3.多找機會和小朋友聊天!(543的亂哈啦也很好!)

4.不要讓自己當『一輩子』的家長!當小孩25歲之後,該當朋友比較好!

 5.不要把小孩子的問題『放大』!但要將他們的好『放大』!

6.常常給自己加油一番!

7.『家』是最好的一個一個倚靠!向著家人要能夠敞開!

8.好朋友之間也常常一起互相鼓舞!

【補充】:「把談判朝向破局的方式來談,不失為一個好方向!」

 ※※身為家長的我們很有可能會面臨這種情況這篇是一個很值得參考學習的範例 !※※

創作者介紹

新希望新世界

sophiabi041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